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森斯瑞新闻

1岁以前上早教,到底能学会什么,那是你还没意识到母爱的本质是什么?

作者:英国森斯瑞早教 2019-01-22


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美国心理学家、行为主义心理学创始人华生,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:
“孩子对爱的需求,
源自于他对食物的需求,
满足了他对食物的需求,
就满足了他对爱的需求,
所以母亲只需要给宝宝提供足够食物就可以了。

母亲不能和孩子过度亲密,
过度亲密会阻碍孩子的成长,
使孩子在成人后非常依赖母亲,
从而难以独立难以成才。”

华生为此还专门写了一本书——《婴儿和儿童的心理学关怀》。

他在书里倡导行为矫正式儿童养育体系:

“要把孩子当作机器一样训练和塑造:

得像对待成人那样对待孩子,
尽量不要亲吻和拥抱孩子,
不要让孩子坐在母亲大腿上,
不要轻易地满足孩子,
就算孩子哭泣,
也决不能心软,
以免他们养成依赖父母的恶习……”

这套理论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风靡了整个美国,接着又影响了西方多个国家。

后来流行的哭声免疫法、延迟满足法、婴儿独立睡眠法等,其核心思想皆源于此。

这套理论真的那么有效吗?另一个心理学家提出了质疑。

这个人就是——哈洛。

哈洛找来了很多恒河猴,做了一系列实验。

为什么用恒河猴做实验呢?

因为恒河猴 94% 的基因和人类相同,它对外界刺激所做出的反应,和人类非常类似或相近。

哈洛做的第一个实验是——代母实验。

哈洛把刚出生婴猴放进笼中,然后用两个假猴子代替母猴。

一个假猴是用铁丝做的,胸前安装了一个奶瓶,可以24小时提供奶水。

另一个假猴是用绒布做的,摸起来比较舒适和柔软。

如果按照华生“有奶就是娘”的理论——孩子对爱的需求,源自于他对食物的需求,满足了他对食物的需求,就满足了他对爱的需求。

那么婴猴一定会依恋“铁丝妈妈”。

但实验结果出人意料,所有参与实验的婴猴,都选择了没有奶瓶的“绒布妈妈”。

几乎在所有时间里,小猴都会挂在“绒布妈妈”身上,只有感到饥饿难耐时,它才会跑到“铁丝妈妈”那里吃奶,但只要一吃饱,它就会迅速回到“绒布妈妈”怀里。

接着,哈洛搞了个恶作剧。

他制作了一些发条玩具,比如恐怖的大蜘蛛、会敲鼓的小熊等,然后将它们放进笼子里。

小猴害怕极了,立即奔回去抱住“绒布妈妈”,趴在妈妈怀里,慢慢地安静下来。

哈洛又将“绒布妈妈”移到另一间房间,然后用发条玩具继续恐吓。

小猴更加害怕了,但即使再害怕,它也不奔向“铁丝妈妈”,而是眼巴巴地望着另一边的“绒布妈妈”。

如果没有“绒布妈妈”,小猴子就蹲在地上,团成一团,战栗、吃手指、摇摆、尖叫……像极了精神病院里的病人。

根据这个实验,哈洛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——爱源于接触,而非食物。

接触所带来的安慰感,是母爱最重要的元素。

“母爱的本质,
绝对不是简单地满足孩子的饥饿和干渴的需求,
它的核心是接触性关怀:
拥抱、抚摸、亲昵。”

有的小猴甚至饿了也不愿过去,它们把身子挂在“绒布妈妈”身上,只把头探到“铁猴妈妈”那边吃奶。

所以,父母对孩子的养育,不能仅仅停留在喂饱的层次上,要想孩子能够健康成长,就一定要为他提供触觉、视觉、听觉等多种接触性关怀,让他能够感到父母的存在,他的心智才会健康发展。

哈洛写道:“只有奶水,人类绝对活不久。”

但这批不是由真猴,而是由“绒布妈妈”养育的猴子,长大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:

当哈洛把这些猴子,放归到正常的猴群当中后,发现它们几乎无法与其他猴子相处。
“这些猴子孤僻、抑郁和自闭,
有的还出现了自残性和攻击性,
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敌意,
不能和其他猴子一起玩耍,
也不愿跟其他猴子接触。”

哈洛由此想到了一个问题——它们具备养育后代的能力吗?

于是哈洛又做了一个实验——繁殖实验。

哈洛通过实验发现:

所有公猴都失去了寻偶和交配能力。而母猴呢,也根本不愿交配。

把经验丰富的公猴放进去,母猴们就会拼命抵抗,公猴满身是伤不得不认怂。

怎么办呢?

哈洛发明了一个“强暴架”,以此固定母猴身体,使公猴能够骑到母猴身上。

这工具果然管用,20 只母猴受孕产下了幼猴。

但可怕的事情发生了:

这20只母猴中,
有7只脐带剪断后便不再理睬孩子,
有8只经常暴力殴打和虐待孩子,
有4只更是残忍地杀死了孩子,
只有1只笨拙地尝试给孩子喂奶。

也就是说:它们几乎都丧失了养育后代的能力。

问题出在哪里呢?

哈洛思考了很久后,推测这可能与“运动”有关,于是他又做了一个实验——摇摆实验。

他重新改造了“绒布妈妈”,让它可以动可以摇摆。

于是哈洛又把一批婴猴放了进去,让可以摇摆的“绒布妈妈”养育它们,并保证婴猴每天有半小时的时间和真正的猴子一起玩耍。

实验非常成功,这样哺育长大的猴子,成年后基本都正常了。

于是哈洛得出结论——运动和玩耍,是母爱另外两个重要的因素。

“只给食物和拥抱,
不给孩子充足的运动和玩耍,
脑部控制运动和平衡的感官系统,
与触觉及运动相连的情感系统等,
都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,
也就是说,脑功能会失常,
表现为暴力、幻觉以及精神分裂。”

为什么婴儿喜欢父母轻轻摇晃?为什么婴儿喜欢有人逗他玩耍?因为运动和玩耍能够促进脑部发育。

1958年,美国心理学会年会上,哈洛做了一个著名的演讲,演讲的题目叫——《母爱的本质》。

“爱存在三个变量:
触摸、运动、玩耍。
如果你能提供这三个变量,
那就能满足一个灵长类动物的全部需要。”

母爱的本质是什么?

触摸,运动,玩耍。

这个演讲,不仅震动了整个美国,

也颠覆了当时美国社会一直倡导的哺婴方式。

哈洛的实验得到了很多验证。比如二战时的孤儿院。

二战时,许多婴儿被送到了孤儿院。尽管孤儿院给予了足够的温饱,但大部分婴儿还是去世了。

大家都觉得很奇怪,推断婴儿可能是死于细菌或疾病传染。

于是政府规定——照顾婴儿的修女,要与孩子保持距离,并在婴儿床之间隔上布帘。

但情况并未好转,婴儿依然一个接一个地死去。

只有一个孤儿院除外——其养育的婴儿,死亡率特别低。

一位医生于是偷偷前去调查,结果发现这里的一位修女违反了规定,她每天晚上值班的时候,都会抱起一个个婴儿,进行温柔地轻抚和按摩。

事情由此真相大白——触摸、运动和玩耍,才是真正的灵丹妙药。

18世纪,德国皇帝腓特烈二世,做过一个残酷的实验,他将很多刚出生的婴儿从父母身边带走,集中在一起,然后由护工专门喂养。

只给予充足的食物,但没有任何情感互动,结果,这些婴儿全都死掉了。

20世纪,精神分析学家 勒内·斯皮茨 在《医院制度》一书里,记录了他在育婴堂观察到的现象:

“那些仅仅获得食物给养的弃婴,
由于没能获得养育者的触摸和情感互动,
会变得异常安静、孤僻和忧郁,
很多婴儿不到一周岁就死亡了,
一部分婴儿虽然活了下来,
但难以像正常孩子那样发育,
甚至不能坐、立和交谈。”

那个担忧母爱过度的心理学家华生,在自家孩子身上贯彻了自己的理念:

“不要亲吻和拥抱孩子。”
“不要轻易地满足孩子。”

结果他三个孩子全得了抑郁症,大儿子自杀身亡了,二女儿也多次自杀,小儿子一直流浪,靠他的施舍才能生活。

哈洛觉得实验还不够充分,于是在实验一的基础上,他又做了一个实验——旷场试验。

他把幼猴放进一个不熟悉的小房间,房间里放满了很多物品,积木﹑毯子﹑带盖容器﹑折纸等,都是幼猴喜欢玩弄的东西。
然后哈洛设计了三种情况:

房间里仅有“绒布妈妈”
房间里仅有“铁丝妈妈”
房间里一个妈妈也没有

结果发现——

当房间里仅有“铁丝妈妈”或者没有任何妈妈的时候,幼猴都非常害怕和紧张,或是抱着头缩在墙角,或是蜷缩在毯子上,对周围的玩具不理不睬。

当房子里有“绒布妈妈”时,幼猴会立刻冲过去,紧紧抱住“绒布妈妈”。

过了一会儿以后,幼猴会把“绒布妈妈”当作安全之源,大着胆子去触碰那些玩具,轻轻摸一下掏一下,然后迅速返回“绒布妈妈”怀里,然后又试着去触碰那些玩具,如此循环往复,跟人类孩子一模一样。

当哈洛将“绒布妈妈”拿走后,幼猴就会抱头缩在墙角,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,给再多玩具也不要。

哈洛由此得出了两个结论:

独立并不是“孤立”和“狠心”培训出来的。恰恰相反,得到细心呵护、温柔拥抱、及时回应的孩子,反而更容易离开妈妈怀抱去独立探索,成为更加独立、更能适应社会的大人。

越是得到爱抚和疼爱的孩子,就越会敞开内心,变得开朗。而越是得到关注少的孩子,就越是会封闭自己的内心,漠视周围环境,孤僻不合群。

为了继续探索母爱缺失可能引发的问题,哈洛又做了一个实验——长期缺母实验。

一群小婴猴出生后,哈洛不让它和任何假妈妈接触,就让它们孤独地呆在笼子里,只是定时地给予食物。

在小猴“无母”地生活8个月之后,哈洛将它们放进了拥有“绒布妈妈”和“铁丝妈妈”的房间里。

当可怕的发条玩具出现时,这些小猴会作何反应呢?

结果它们不会奔向任何一个妈妈,因为它们从来没有跟妈妈相处的经验。
它们大都抱着自己,摇摆身子、瘫倒在地,然后发出绝望的尖叫声。

而更可怕的是,这些小猴长大后,完全无法融入猴群,非常胆小、非常惧怕其他猴子,同时具有非常强的自残性和攻击性。

当其他猴子欺负它们时,它们就开始自残,撕扯自己的毛,咬自己的胳膊和腿。
哈洛继续做更细的实验,通过实验他发现:

幼猴在出生后,一旦跟母亲分离超过90天,这种伤害就无法弥补,即使此后再跟母亲或其他伙伴相处,也永远无法成长为正常的猴子,因为某个“关键期”被错过了。

一旦错过,那扇门就被永远地关闭了,情感纽带便再也无法建立。

于是哈洛得出了结论——孩子出生之后的6个月,是建立良好母爱的最重要时期。

为什么是6个月呢?

因为小猴的90天,差不多就是人类的6个月。

哈洛这样总结道:

“孩子出生后,
父母特别是母亲,
要避免与孩子的长期分离。
长期分离会对孩子造成巨大伤害。”

哈洛还给出了一个建议:

人类的产假起码要有六个月。

最后,哈洛做了一个非常残忍的实验,这个实验叫——绝望之井。

哈洛制造了一个个漏斗型小黑屋,让小猴们头部朝下吊了两年,底部有个容器可以获取食物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小猴会不断顺着峭壁往上爬,但发现无法逃离后,便孤独绝望地安静了下来。哈洛称之为“绝望之井”。

两年后,将小猴放出来时,它们已经得了重度抑郁症。

喜欢远离猴群,呆呆地坐着,完全失去了猴子应有的活力,且拥有极强的自闭、自残和攻击倾向。

哈洛试过很多药物和利用集体生活对它们进行治疗,但都没能得到多大的改善。

哈洛由此得出结论——从这些小猴身上,我看到了人类最惨重的精神疾病是怎么来的。

“对灵长类动物来说,
早期严重而持久的孤立,
会导致孩子心理残伤和死亡,
这种影响直至终生。”

攻击性,并非天生,而是因无回应的绝境而生。

严重缺乏回应的婴儿,内心会产生两个激烈情绪:

第一,绝望——认为爱不存在。
第二,仇恨——想毁了整个世界。

我想起了马加爵。
哈洛的这一系列实验,因为非常残酷残忍,受到了很多人的批评和斥责,但这一系列实验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,它扭转了当时风行欧美的育婴方式。

所以哈洛的恒河猴代母实验,后被誉为“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”。

母爱的本质是什么?

触摸——细心呵护、温柔拥抱、及时回应。
运动——轻微的晃动,多与孩子互动。
玩耍——经常跟孩子一起游戏玩耍。

很多父母总认为,孩子年纪还小,不懂事,没记忆。

殊不知,孩子在幼年时期,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触摸、运动和玩耍,长大后往往性格内向,不合群、抗压能力差,自我价值认定低,社交能力比较弱,甚至会抑郁、自闭、自残和充满攻击性。

现在的父母都喜欢说一句话——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

但大部分父母并不知道,真正的起跑线其实在婴儿时期。

对孩子真正的富养,不是给最多的钱,不是给最好的食物,而是给最多的陪伴。

2009年,《柳叶刀》做了一个调查,结果显示: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。

2016年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了一个数据:中国每13人中就有1个精神障碍患者,中国青少年自杀率已经排在了世界第一。

抑郁症的成因虽然非常复杂,自杀的原因也涉及多个方面,但毋庸置疑,其中极为致命的一个成因,就来自于“婴童”和“幼年”。

弗洛伊德在《性学三论》中讲过一个故事:

一个三岁的男孩,在一间黑屋子里大叫:
“阿姨,和我说话!”
“我害怕,这里太黑了。”
阿姨说:“那样做有什么用?你又看不到我。”
男孩回答:“没关系,有人说话就带来了光。”

回应,就是光。

没有回应,家也是绝境。


本文转载自“拾遗”(ID:shiyi201633),一个有趣、优品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。原标题:《关于母爱,你所知道的一切可能都是错的》。

nrq3csUTEsTLA0JhimTtRUrsDTFnqbJl5ut9HmNe+MuGtl8x2LWA07qXo47VBZ8EJHyDicb4f5esbC8EfN5zApW7lchXs53FDG3naElOOQhnGd0A8++mwv612/XkxIZ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