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森斯瑞新闻

两位妈妈用情怀做幼儿教育:我们只想把好的教育带到中国

作者:英国森斯瑞早教 2018-12-29


12月的英国已经正式入冬了,寒冷的空气正一寸一寸地入侵这座岛屿。日照时间也越来越短,天总是很早就黑了下来,好在圣诞的欢乐气氛充斥在街头巷尾,让黑夜不那么清冷。
 
2016年12月的英国冬天,跟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,Linda一个人搭乘火车从利物浦前往伦敦,几个小时候之后她将坐飞机回到成都。
 
这次的英国之旅对她而言是一次告别,她知道就算亲自飞来英国也不能对结果做出任何改变,可她还是执意前来,为自己长达四年的梦亲手画上句号,然后决心永远地告别英国的土地。
 
她就这么决绝地想着,难过的情绪喷涌而出,Linda成了安静车厢里的「异类」,她努力抑制住抽搐的声音,但还是泪流满面。窗外的风景一帧一帧的略过,这么多年来自己和伙伴Jenny的努力也在脑海中清晰起来。

Linda曾供职于全球一线的早教品牌,对行业的热情让她坚持在一线「战斗」了近十年,不管是做老师还是品牌督导培训,她都倾尽全力。可能是常年跟孩子们在一起的缘故,Linda浑身充满着朝气和活力,笑容满面,走路带风。
 
Jenny出生在教育世家,父母乃至再上一辈都在教育行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她很早就去英国留学,学习市场营销,回来之后在北京的高校从事相关工作,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,遇到Linda之前,她一直是以商人的心态做教育。
 
成为母亲之后的Jenny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自己孩子的教育上,开了一家早教中心,希望带娃和教育两不误。正是因为这家早教中心,2013年Jenny和Linda相知相识,Jenny看到了Linda对于教育的专业和无限热情,Linda则看到了Jenny尚未爆发出的巨大潜力,她们像两团微光,在黑夜中看到彼此,相互照亮,并试图发出更大的光亮。

 「这家早教中心真的是你想要的吗?」

Linda发出这样的拷问时,Jenny正在一边喂女儿吃饭,一边接Linda的电话。她有些慌乱,挂掉电话,安顿好女儿,Jenny站在家里的阳台上,开始反复思考Linda的问题。其实,自己开这家早教中心的初衷很简单,就是给自己找个事情做。
 
带两个女儿上过市面上的早教之后,Jenny也发现了,大部分的机构课程都雷同,而早教确实是一个朝阳行业,自己的这家早教中心也能够赚到钱,可正如Linda对自己的提出的质疑一样:「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?」答案是否定的,「如果真的是要潜心做教育,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。」
 
Linda对Jenny提出的问题,她也同样是在问自己,在教学的过程中,她一直在思考,「除了美国的早教,还有没有更有趣的教育可以带给孩子和家长?还有没有更加新颖的课程?那种属于教育的freestyle?」
 
本着对教育的热忱,渴望把更优质的教育带给中国的家庭,她们出发了。这听起来似乎有点「主旋律」,但Jenny和Linda把它看做誓言,之后的每一步都在践行。

寻找到国外优质的教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她们俩苦心搜寻,再用专业的眼光评估,这如同大海捞针,漫无尽头。
 
某天,Linda灵光乍现,突然想起自己2012年备课时在网上看到过一家早教的视频,新颖的教具和极富趣味的教学方式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可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它的名字来。凭着些许记忆,Linda想尽各种方式搜索,似乎是认定这家早教品牌就是她们要寻找的东西一样。终于,Baby Sensory出现了。
 
当Linda把「Baby Sensory」这几个字母发给Jenny的时候,她一下子就从床上弹起来,这是来自自己求学多年的国家——英国的早教品牌,这样的缘分把她和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再次连接在一起。
 
接下来的路漫长又艰难,她们和英国的谈判从2015年8月开始,一直持续到2017年1月结束。当她们第一次写信到Baby Sensory的英国总部时,得到的回复是:「我们认为这个市场太遥远了,没有把握也不相信你们能做起来。」
 
跟Linda和Jenny同期申请中国代理权的有很多竞争者,其中包括新东方教育在内的资金和教育实力都很雄厚的教育集团,Baby Sensory对品牌很珍惜,所以挑选也十分严谨,她们没有退缩,也不想放弃。
 
其实,在此之前是有人拿到过Baby Sensory在中国的代理权的,并在北京开起了当时的第一家Baby Sensory早教中心,可后来Baby Sensory的英国总部却收回了他的代理权。为了了解清楚具体的情况,Linda和Jenny奔赴北京,找到这个「第一个吃螃蟹」的人,没想到是个男生,还是个IT男,叫Star。
 
虽然已经没有从事相关工作,但提起Baby Sensory,Star仍充满了喜爱。「如果他觉得这个早教品牌不怎么样,他当时肯定也会劝我们不要做了,但是他没有。」Linda回忆道。Star没有继续的原因是自己是个IT男,其实并不懂教育,这正好是Linda和Jenny的强项,Star的话让她们更加义无反顾。
 
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,她们跟英国总部通了无数封邮件,飞往英国无数次,越了解这个品牌就越发觉得中国需要这样优质的教育,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她们走下去。
 
终于,时间到了2016年12月,Baby Sensory的英国总部终于认可了Linda和Jenny的付出,跟她们签署了代理协议,但这个代理协议并不意味着她们拿到了中国的代理权,她们还差最后培训的一步。

收到培训邀约之后,Linda和Jenny商量了一下,正好Jenny的签证过期,Jenny又只是作为投资人,更多关于课程的部分是Linda在负责,所以决定派Linda一人参加培训。没想到,这样的举动让Baby Sensory总部很愤怒,回复她们「Game Over」。
 
「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人都已经决定领证结婚了,拿着户口本开开心心到民政局,却发现另一个人没来。」两人从一开始就对Baby Sensory孤注一掷,如果不能拿到这个品牌的代理权,已经买好的东门店她们也决定退掉不做了,「如果你已经知道了一个优质品牌的存在,你就完全不能接受其他,因为其他都是将就,我们不愿意将就。」

愤怒、悲伤、慌张、不知所措......这些情绪在交织在Linda和Jenny心中,想到长久以来自己的努力,她们不甘。两人决定重返英国,知道事情不会有转机,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永远地跟这个国家告别。
 
启程之前,Jenny悄悄给Baby Sensory的董事长发了一封邮件,告诉董事长她们去英国停留的时间,如果有可能,还是希望可以最后见一面,算是道别。意料之中,没有任何回复。
 
抵达伦敦之后,她们分开旅行,Jenny去了爱丁堡,Linda则前往利物浦。Linda在利物浦返回伦敦的火车上泪流满面,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,自己当初许诺要把优质的教育带回中国的心愿也没有办法实现了,要带着永远的遗憾继续做教育吗?她充满疑惑。
 
与此同时,就在Jenny也要离开英国最后的时间里,她收到了董事长的回复,说要见见。
 
Jenny立即买了爱丁堡回伦敦的车票,在滑铁卢车站的星巴克里他们见面了。周围是喧闹的人群,Jenny跟Baby Sensory的两位董事长坐在一起,她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,不敢抬头面对,只好一直盯着手边的咖啡,听着两位董事长再次讲到拒绝的理由,其实最后的培训是希望包括投资人在内的代理人能够更加理解Baby Sensory这个品牌,不仅仅只是课程的部分,还包括了Business Training,是全面而有意义的。
 
突然,其中一位董事长说愿意再给她们一个机会,先给一家门店试试看,如果做得好再给到中国的代理权。当董事长问到:「Will you do this?Will you?」,Jenny抬起头,原本已经心灰意冷黯淡无光的眼睛瞬间就被点亮了,「Of Course!」
 
分别的时候,Baby Sensory的董事长Ian拥抱了Jenny,还没回过神的Jenny不敢相信地追问:「为什么?为什么把机会给了我们?」
 
Ian微笑着回答:「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邮件,都希望能够申请到该地区的代理,来自中国的申请更是千万封,但只有你们一直在坚持,永不放弃。而我们相信,只有有勇气去坚持信念和突破困难的人,才有可能把它做好,所以,我们愿意再给你们一次机会。」

最终,她们不仅从一家门店起步,拿到了中国的代理权,还在今年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总部对她们三到五年的计划。再加上,总部对品质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,她们的每一步都不敢懈怠。
 
Linda和Jenny的故事感染了很多人,Baby Sensory的很多加盟商跟她们一样同为妈妈,大家有着不同的背景,但都拥有着同样的妈妈身份,她们爱孩子,爱教育。知道Linda和Jenny的故事之后,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加盟这个品牌,一起来做更有意义的事。

Baby Sensory这个早教品牌进驻中国的时间并不长,到现在也才不到两年的时间,但是在英国有85%的家庭会选择Baby Sensory,并且在全球享有很高的知名度。

Jenny和Linda不仅是站在一个妈妈的眼光去挑选这个品牌,更是站在了一个教育人的高度被品牌吸引,才会全力付出。

从Linda多年的早教从业经历来看,她发现1岁之前的课程对很多中国的早教品牌来说都是致命的,但她可以肯定,在这一点上Baby Sensory做的是非常好的。
 
为了课程的品质,她们从英国运来教具,因为那些教具都有欧盟CE认证,也达到了Baby Sensory自己的healthy&safty的要求。一个课程就有160多种教具,可想而知这是个多么浩大的工程。

但当一切都准备好,Linda在Baby Sensory中国区的课堂上给家长和孩子们讲出第一堂课的时候,不仅是Linda自己,家长们也听得热泪盈眶。

Linda说,她自己是一线教师,太知道中国有多需要好的课程了,讲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又抑制不住地落泪,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她对教育的热爱有多深,那种爱,支撑着她前行。

在跟Baby Sensory的总部接触的过程中,她们发现创始人Lin Day是个如今六十多岁但仍活跃在教学一线的人,浑身充满了活力和热情,一提到给孩子们上课,Lin Day的脸上就会挂上幸福的笑容,她自己是BBC的育儿讲师,还养育了9个孙子孙女。
 
受Lin Day的启发,Jenny和Linda甚至已经在开始规划退休之后的生活,那个时候Baby Sensory应该已经变成一个大树,茁壮成长,而她们就全心守着其中的一家小小的门店,不再那么累了,但也不会脱离一线,要永远和孩子们在一起。

Jenny和Linda不仅是教育人,也是妈妈,从事教育也让自己的孩子收益。
 
谈到育儿经,两人都很认可一句话:「给孩子最好的教育,是有尺度的放养。」她们说越懂教育的人面对孩子的教育反而会越放松,因为明白给孩子「快乐力」比什么都重要。
 
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孩子,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教育,但有两个身为妈妈的教育人,她们因为找到了彼此而相互成就,把教育当做情怀默默耕耘。

FYdyCe1oQ+UGM1bcl6hLjUrsDTFnqbJl5ut9HmNe+MuGtl8x2LWA07qXo47VBZ8EJHyDicb4f5esbC8EfN5zApW7lchXs53FDG3naElOOQhnGd0A8++mwv612/XkxIZD